[創作] 供奉之靈: 完美一著

看板 Marvel
作者
時間
留言 38則留言,22人參與討論
推噓 28  ( 28推 0噓 10→ )
未經授權者,不得將文章用於各種商業用途 「躊躇四顧,輒見三龍並起於海,其起處水乃轉湧,旋騰滾滾。上天有聲,聽如獅吼、如 千乘車過、又如殷雷軯鼓轟轟徹也。碧氣三道,磔入雲霧内,長百丈有餘,峙猶鼎足。」 摘自明 《使琉球錄》 Ψ 碧波潭大星君振臂高呼,「後面我們來擋,鑾轎請前進!」 繡蟠龍的幔簾之後,林碧霜眼巴巴遙望大後方,看殭屍利指貫透人胸膛,赤紅心肺灑落, 自行車翻倒,輪胎、坐墊與落鏈滿場亂滾,離地跳躍雷掣風行的殭屍撞得方後死傷慘重, 攻勢猛烈一發不可收拾,殺到就離神轎不到300米處。 「教主,您不要探出頭,孫星君會處理!」 轎前的「順風耳」乩身低喊,要林碧霜別曝光。為迷惑歐陽悠,正牌媽祖鑾轎旁緊隨四頂 一模一樣五轎並行,侯浩平、龍騎樣貌的仿生靈擔任影武者牽制。 不能出手的龍騎心如刀割,應龍長老再三警告過:「你已非『低等人』,只有在面臨大蜘 蛛妖本尊時,才可展露出本相,放吾族神力,你必須再三斟酌!」 不能動! 這次神聖盟軍絕不是信徒傳的假神諭說:「玉帝差李天王點二十八宿、九曜星官、十二元 辰、東西星斗、南北雙神共十萬天兵下界,蜘蛛能擋嗎?恐怕一打過來就直接投降,逃到 海外去囉!這還不算佛門四大菩薩、五百阿羅漢呢!」 別聽信瞎掰好嗎,恰恰相反,神聖同盟此役對於「真神」下凡——一律禁止! 所有私下凡、受呼喚、召喚者皆由佛祖、道祖秘密授權之「弒神者」行裁處,絕不寬待。 簡言之,一旦真神現形,弒神者即要執法,眾神明白征服一塊錢淹腳目的信仰圈時,倘若 多頭馬車、各自為政會如何——內鬨內鬥、佔領割據、最後演化成諸神內戰。所以規定眾 神只能隔空借力,都給我自己去找乩身! 唯一例外:當盟軍大元帥下達「巡狩令」時,龍、火、道、佛四尊得同出征。 吼! 屍臭沖天,殭屍嘷叫,一條條生命殞落在林碧霜身外,「我必須做點什麼。」 嗆! 屍體成堆中,大道門北斗七星劍出鞘,森冷劍芒吞吐,阿星手掐劍訣咒起。 秘咒‧鎖鬼困陣 秘咒‧拘魂 橫衝直撞殭屍猝然撞上一堵又一堵看不見的牆,鬼影幢幢、陰風陣陣,大量剛才戰死、甫 脫離臭皮囊的的亡魂重返戰場,一縷縷殘魂遭拘束、困鎖於扭曲的時空間再次成為護轎死 士,墮為一頭頭厲鬼、惡鬼與地縛靈遏止敵軍近神轎。 真正的死士。 死去的戰士。 「大家前進!」 炸斷前臂的殭屍屍氣沖天,肘骨鋒利如刃割斷死魂咽喉,而死魂無懼再爬起身,忘記自己 究竟是死還是生,纂起紅繩繞過佈滿屍斑頸項,狠狠將之拖倒在地,死也不讓敵軍前進, 一邊是戰死屍首,另一邊同樣戰死的鬼魂彼此伐殺,殺得刀刀見骨、掐得魂飛魄散,阿星 方圓百米內屍山血海、殘魂敗魄無數。 這些人都死透了,有些鬼知道、有些鬼不知道,魂鎖大型困陣,持續護衛住好不容易搶回 的地盤、保護與天上脆弱連線、呵護想自由信仰外神的一點希望。 「大家前進啊,我剛死了,不怕你蜘蛛滾出來!」 「我南極殿外烤香腸的香腸伯,告訴我兒子,我死了也還在打!」 「以前福德宮掃落葉的,伯公保庇!」 桃木劍敲碎殭屍後腦,獠牙死命咬碎殘魂,鎖迴圈中不停復活的殉道鬼魂,與殉道後也不 得安息肉身,殺聲震天,陰陽戰史上最悲劇一幕上演,同一個人殘魂與他有魄無魂的肉身 相殘,殘殺得肚破腸流、魂飛魄散,就為讓鑾轎前行。 林碧霜直勾勾瞧這殺戮戰場,喃喃,「我該做些什麼……」 「教主坐穩,起駕啦!」 嗄! 一陣電閃星沉,林碧霜再次回首,如諾曼地大登陸的絞肉戰場倏然消失,只剩寂靜的產業 道路上重機呼嘯,遠方檳榔攤與便利超商閃爍燈光,夜貓子蹲在超商前哈菸閒聊,衛轎的 千里眼神偶高呼,「我們離開敵方結界了,大家注意!」 「岳總指揮還在結界裡,白陽沒法掩護,變陣!」 旗幟一變,虎背熊腰的順風耳組織好新陣,刀槍劍戟連番抽出,三十六執士隊速拱五頂神 轎,隨時準備請神佛下界,大家沒慌了手腳,遶境隊三段式主力中餘燼打前鋒、大星君押 後、禁區就交給龍騎教主與曾經重挫過蜘蛛的赤仙。 「死蜘蛛怕了、她害怕了,不敢繼續鎖我們啦!」 「會怕就好!」 「前進!」 當然大部分人不曉得侯浩平不在陣中,凌晨四點半,無知者無懼持續行軍,但很快他們發 現到不對勁,途經便利超商,兩位派去採買補給的修者遲遲未歸。 叮咚! 超商電動門一開一闔夾剪在倒地的兩人身上,且不單繞境修者,剛才門口癮君子也鼾睡於 露天座椅,千里眼仔細一瞧,「大家注意啊,是J系統的入夢。」 「所有人『周公解』上手,注意夢境迷惑。」 順風耳高嚷,拱轎信徒、信眾紛紛取出自己分辨夢境與現實「參考物」,在道派稱周公解 、佛門喚阿難七,只見有人是寫有ZZ的小白板、有人是自己兒女的照片、有人直接把天妃 廟的帽子反倒、還有要彼此協助拉拉臉皮、咬咬檳榔。 林碧霜拿出一顆牛奶巧克力糖,輕咬嘴中,苦的,代表是現實,非夢境。 「有沒有人還在作夢啊?」 「報告,沒有!」 「沒有!」 「前進!」 千里眼喊聲未了,超商店員忽然搖搖晃晃踱步出,比陣頭家將七星北斗罡步還顛簸,連同 抽菸的夜貓子與採買信徒也紛紛起立,雙眼緊閉、雙手下垂、雙腿邁開大步往繞境隊伍疾 行衝來,順風耳頓時發現不妙,「是華胥,擋住他們!」 「退後、退後,神明過境!」 「兄弟你醒醒哪,還在睡!」 答答! 答答! 沉重、死板又密集的腳步聲傳來,悶悶地像虎頭蜂窩被戳弄,接著一點點緩緩增強、隱隱 約約由遠而近,竟比繞境隊還要龐大的踏地轟鳴大奏,驟然產業道路兩邊掀起黑色瘋狗浪 ,黑壓壓人群狂湧猛現,附近城鎮裡的居民傾巢而出。 蜘蛛夢咒‧黃帝遊華胥 「喂,這些人都不是仿生靈哩!」 「退後,媽祖婆過境閃開……」 數量是已方數倍,萬頭攢動的海量夢遊者如暴動,沉睡的暴亂一眨眼就淹沒遶境隊伍,激 烈推擠與拉扯爆發,神轎好似夾心餅乾,很快書寫「肅靜」執士牌噴飛、刀槍跌地、劍戟 打折,過往電視新聞上「最暴力」的搶轎登場,本打算橫死陰陽沙場捐軀的修士一下手足 無措,進退兩難,「三小,這樣怎麼辦?」 「喂,他們的人太多。」 殭屍偷襲只是誘餌,蜘蛛真正殺招這此,寅時,5萬城鎮平民集體夢遊,以脆弱肉身撲天 蓋地包圍搶轎,在場大能修者猛喊,「叫醒他們,誰快想辦法啦!」 「報告,請允許反擊,擋不住啊!」 這城鎮歐陽布局已久,長時間以夢豢養,他知道諸神真打到凡間時必要焦土做戰,沒堅壁 清野決心、沒有三光政策黑心、沒犧牲少數人的狠心永遠無法趕走入侵者。這些人將成為 獨立於天的基石,成無名開基獨立祖受後人景仰供奉。 「把神轎搶下來!」 過往自恃「正道」交戰,是絕對不能禍及非修者圈的平民,這是一條底線,而今你有顧忌 但大蜘蛛沒有,看這上萬華胥者穿睡衣、著睡褲、抱玩偶枕頭的大人、老人與小孩,恍恍 無知衝破防線,遶境人龍割散亂成一股又一股,眼見就要潰散,神轎離夢遊的暴徒不到百 米,天人交戰的順風耳咬牙,怒吼連連: 「用咒反擊,我負全責!」 「不行!」龍騎教主喝斥。 「教主,敵人太多人靠上來,蜘蛛會趁機破陣!」 「全是無辜居民,怎麼能用咒!架開還是叫醒吧!」 「大局為重,不打退他們……」 話音未了,一米八五的順風耳被幾百人硬生生踩過去,恐怖的血腥踩踏四處爆發,林碧霜 耳聽「砰砰!」連幾響,兩頂混淆視聽用的神轎給掀翻,好些修行者自主施咒反擊,好幾 件卡通睡衣燒成火球,濃煙四起,不明就裡的哭號與痛苦掙扎聲此起彼落,但這華胥國夢 咒縛深似海,沒有痛到深處根本醒不來。 「小霜你聽好,倘若蜘蛛沒現身,你只能等巡狩令下達,得現出本貌。」 長老託夢耳提面命,天助自助者,既然推翻大蜘蛛後得投入選舉,那你在戰場上表現不能 太差,再退一步說,沒有精彩表現,也總不能被敵軍打死吧? 林碧霜「化龍」違規,只能遊走灰色地帶,給人抓把柄行,但須在關鍵時刻,試想你今晚 違規斬首蜘蛛立大功,弒神者好意思處決你嗎?情理法總有順序。 「媽媽你在哪,這裡是哪,我要回家!」驚醒的小男孩少了一條手嚎淘大哭。 「蜘蛛,你這卑鄙小人,有種滾出來!」被踩成肉泥也不傷及無辜的人悲吼。 然碧霜大小姐,林大方二世…… 怎麼會是你再三提醒就有效? 叱! 低頻又尖銳的龍吟響徹夜空,這一刻所有人包含夢遊者紛紛停下腳步,不自主抬頭仰望, 像是小青蛙遇到毒蛇、毒蛇見著鷹隼般下意識泛起自遠古的恐懼。 對龍的恐懼。 神轎解體,體內龍卵提前孵化,一尾吞雲吐霧的碧綠怪物捲鋪滿鱗甲的蛇身護住媽祖鑾轎 ,同時風起雲湧,「碧龍」身上灑出一顆顆小光圈、小泡泡——炁——滿場接觸到泡泡漣 漪殘渣的夢遊者一一如當頭棒喝、醍醐灌頂,立刻醒轉。 「我怎會在這?」 「這是哪?你是誰?」 「三小,我不是在睡覺嗎?」 接觸到「炁」的修行者則如打了興奮劑、服用安非他命一樣通體輕飄飄,充滿精氣活力, 六小時苦戰的精疲力竭一掃而空,那最原始創三界的能量,構築神明分子,有生命之「意 識」,不該出現在人間,而此刻林碧霜毫無顧忌大放送。 神咒‧龍息炁飛雪 不知情鎮民爭相目睹神龍降世護鑾轎,林碧霜不再是人,她非人的皮膚下垂皺褶,像水果 變軟變熟而散發酒香氣,人老化是一種悲劇,而龍則老酒陳甕底。碧龍不停吐息,大家如 沐春風、似徜徉於天堂,眾人撲倒在地,一一叩首。 「媽祖保庇!」 「教主萬歲!」 唯有極南守在電視機前的應龍大聲臭幹,「白癡,爛,低能,婦人之仁!」 林碧霜終究不是司瑜,也非孫左御,沒有什麼大局還是犧牲少部分人的想法,只有該救與 不該救,陰陽大勢、百年基業、佛道相爭、本土還外來,都沒差。 然而當萬人景仰的10分鐘過去,龍族這一張王牌與真正鑾轎位置同時暴露。 「我以神聖盟軍弒神者之名,在此制裁。」 高舉弒神者檜木令牌,那一口七星寶劍貫過龍鱗七吋,幻化成龍的林碧霜不動聲色,大星 君面色冷厲,登時滿場遶境者譁然,下一秒漸明的天際風雲變色。 轟! 無雙門神隨心所欲的結界再次吞噬隊伍,掛螺耳墜、插鷹羽飾、頭戴澤蘭編織圓花圈,繽 紛裙上綴滿金飾的新娘綺麗無限,雄赳赳不可一世怒擋鑾轎之前。 「晚安,外神走狗。」 蜘蛛來了。 Ψ 距大蜘蛛妖突襲搶轎的20公里外天門總部,一雙灼亮大眼輕睨戰局。 佛之眼。 看這刀光劍影干戈起,宛若神話年代的征伐婆娑,后羿盤古、蚩尤軒轅、共工祝融,看乾 坤倒持逆轉五行的門神與絲真人,看視時間如敝屣鎖鬼困陣和燭龍倒日夜,看那封殭、拘 魂、請神、合神、靈通大真尊到神龍吐息驚醒夢中人。 「呵好厲害,大家都法力無邊呢!」 無邪的羅蠍勾一抹笑,勝利者的笑。 闇黑森林參天巨木下,一頭病懨懨的羅剎鬼五體投地,羅蠍「剝!」一聲摳開妖魔的腦殼 ,閃亮亮奔放墨綠色妖芒的翡翠石到手,「這樣戰爭就能結束囉。」 「羅蠍大人,請問我些年表現是不是很好?」羅剎鬼問。 羅蠍歪歪頭,「我不知道,嗯,你的好壞有差別嗎?」 送完快遞的羅剎鬼一臉哀戚,咒造妖很快墮為惡臭難聞的腐敗血肉,大施主沒多看一眼, 只細細端詳手中久違多年的翡翠眼,掩嘴輕笑,「啪答!」數聲白絲線一一斷裂,飄飄然 出鎮之關出如破水芙蓉,出淤泥而不染比丘尼丰采依舊。 這是參選大帝的憑依,也是羅蠍重回佛道證明。 拿到證明的羅蠍再懶得觀望血腥沙場,因為現在誰殺死誰,都失去了意義。 自由的神尼漫步於蟲鳴鳥叫叢林棧道,這些年龍中學流竄回門內打游擊,歐陽悠關上深闇 大門,杜絕任何後患與意料之外的威脅,將「亡者之閭」那2號島上的門靈盡數移入門內 ,與總部闇黑森林完全合流,成為名符其實的闇之廳。 「復為大施—」 濃密得化不開的樹蔭下,出頌偈考驗大施主的老婦骨瘦如柴,比搶轎的殭屍還可怖百倍, 只剩一層乾癟癟老皮套骷髏,玄黑長袍罩住她那用一束束白絲線牽起的老邁硬骨頭,闇廳 廳主大地聖母,黑森林管理人,最早奉舊神的先行者。 但蜘蛛忘記,比奉祖神靈更遙遠前——她未婚生下大施主。 「復為大施主,普濟諸窮苦,令彼諸群生,長夜無憂惱。」 即使風中殘燭,但看曾欲毒殺自己的母親重歸手中絲咒的操控下,還是熟悉滋味最好、最 對味,聖母僵硬頷首不停毫無感情附和,「小羅最棒,要結束了!」 獲得稱讚的羅蠍躊躇滿志,「是啊,八年的三界戰爭就要結束了。」 「侯浩平不在遶境隊伍內。」 當佛眼見赤仙帶小朋友在250公里外的地下佛堂中——這情報傳達給歐陽悠,並成功以假 神諭策反大星君,蜘蛛攻入陣,戰爭就結束了。去掉龍族後,要壓制絲真人、無雙門神只 剩——總巡狩御令,一旦海天真君、火祖與大鵬降臨,調虎離山計告成,羅蠍會先一步奪 下天門總部,下頭誰生誰死就不再重要了。 「因為都是輸家。」 輕盈地手舞足蹈,好似來到夢境的愛麗絲,一叢佛光點燃如鬼火殷殷照明,俯瞰總部後壁 千米深谷裡,一頂挨一頂的巨大金屬坐缸如《酷斯拉》電影中,恐龍蛋結實纍纍列排於幽 壑,佛門真正戰力早囤積於此,這才是真正破門殺招。 「岳熔、侯浩平這些年謝謝你們付出,你們願望都會成真啦。」 尖尖玉指撫過冷冰冰的金屬坐缸,當海天真君下界與絲真人拚個你死我活,大鵬會趁勢進 攻,神諭裡真正的五百羅漢、四大菩薩靈通咒齊聲令下,最駭人的九轉蓮花坦克車駛出, 天門將由她掌權,尋思到此大施主腳步更飄逸如仙。 確實是仙,這一刻她再次回復成祂。 「還有阿星,雖然認識時間不長,但以後在剎裡你定會加封大帝。」 飄離坦克連,羅蠍高舉懷中雋刻卍字環八卦牌——真正「弒神者」令牌在這。 羅蠍才是佛、道祖秘密策反所欽點的弒神者,以假亂真,祂這一步棋精妙且狠毒。試想: 天門一倒佛道龍三腳督選舉,有極樂世界這大票倉在手,不用做任何民調也曉得祂領先, 都幫你達成願望還不投我?唯一會落選,只有可能是 ——棄保 誘使阿星屠龍,那棄保操作必胎死腹中,大施主加冕人間大帝只是時間問題。 「懇請支持大施主一票。」 春意盎然,步出森林的羅蠍眉心點佛光,瑞靄塗抹大闊堂——極樂世界——如鍍薄金美不 勝收盡展完美,千百年絕無僅有的人間樂土人數破萬,萬靈皈依就不需在輪迴裡受苦求超 脫、供奉追得道、修練涅槃成佛都不是必要,甚至不用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只要來我剎 中,令彼諸群生長夜無憂惱,若此境界不成 誓不成等覺 「啊,差點忘了,也要謝謝你小碧霜,你的善良真讓我感動。」 回眸試圖尋找可憐劉宇裴,小黃狗的門靈在哪一個樹洞中呢? 不管在哪,戰後定能與林碧霜團圓,願願可成。但現在還不行,等一等進入終盤,蜘蛛唯 一翻盤可能只能依靠無雙門神,而現在門神命根子握在羅蠍手上。 誰贏誰輸都得任其擺布,人的感情、戰況、局勢變化通通在大施主計算中。 黑暗中的支配者。 不是九目帝君,沒有超凡入聖的咒術法,能血洗人間獨立於天;更無海天真君運籌平衡帷 幄,駕馭神聖同盟足以在半小時內蕩平家鄉;祂只有洞察「因果」盡悉、瞭若六道輪迴如 指掌,盡收千百願望於眼底,羅蠍看起來總隨隨便便、肆意而為,實際上祂每一步都在算 ,統御全境只是一個過程,完美才是本質。 操盤因果下點成線、線結網,網下願願皆成,豁然開朗。 「大方,這邊,來我這邊啦!」 翠玉般的指頭對極樂世界門口的男人勾了又勾,瞳孔滲紅的林大方先生一臉疑惑問,「大 施主,找我嗎,這……這裡是哪裡,我的家人呢,我真的家人呢?」 「他們正朝這過來,你兒子還有你太太,現在差不多到『百年赤禍紀念園區』那邊囉,啊 ,就是以前奉茶的棚子,故事開始的地方,你放心,會很快。」 「我女兒呢?」 大施主風姿綽約,溫柔摸摸林大方保持在28歲的臉龐,胭脂血就這麼神奇。 「放一百二十個心吧,你們一家團圓的願望鐵定會實現,有我在呀。」 握有林大方等同困碧龍於淺灘,再以爸爸誘拐出林橋霆,箝制住林橋霆等同掐住大蜘蛛咽 喉,萬事都在算計中,不管戰場如何打,都逃不出羅蠍的手掌心。 那怕蜘蛛通宿命透,能睜著眼說預言;大飛瞭未來明,鐵口直斷寫神諭——也全是輸家, 羅蠍不透也不明,憑「算」,這計算本是如來佛祖老人家的工作,極雜亂又難理解,不僅 得理性跑數以億兆因果資料,還得感性預測芸芸眾生七情六慾與貪嗔癡惡,讓不確定的未 來在腦中一片片如拼圖整出未來的婆娑世界。 「最後,還是要謝謝你大飛老師,這六十幾年跟你玩,我很開心。」 羅蠍不喜歡大飛的自由,自由世界沒法達成每一個人的願望,無法完美,無法製造「沒有 人受害」的陰陽,但不得不說大飛牽制各派勢力平衡回歸舊秩序,不夠完美,但祂能接受 ,在未來的自由陰陽界,就由羅蠍大帝繼續造福萬靈。 再仰望一眼曙光中美輪美奐的剎中極樂,艷麗迷人,美得無法形容。 「光復的日子,會是個大晴天吧。」 2018年,大施主聲東擊西破北府華家,一口氣降佛光普照全境的歷史重演。 「請等等,大施主,您為什麼逼仿生靈服侍人,不覺得它們很可憐嗎?」 林大方忽然喊住羅蠍,舉手發問,四下一片靜默,黑夜終了,東方曙芒恰恰落在他無明指 戒上,戒環刻有Lin & Sun,破曉閃爍暫遮去佛眼0.1秒的剎那。 啞! 致盲片刻,弧光驟滑,箭矢自林大方身後冷不防射出,羅蠍只是微微一擺首,一桿長箭羽 緊貼祂雪肌冰膚掠過,驚險萬分卻又如此輕輕鬆鬆,甜甜一笑。 「你的電動車每天被騎,每天都要壓過熱燙燙、硬梆梆柏油路,很可憐嗎?」 林大方矗立不動聲色,羅蠍佛眼一瞠,很快察覺出狙擊手藏在大闊堂的東南頂端,居高臨 下發射的竟是「黑矢」,羅蠍有點意外,更多的是洋溢興奮與雀躍。 要佛祖這一招釜底抽薪輕易就推翻冰清門,也太無趣! 「不錯,晨間運動時間。」 咻咻! 弓弦大張,箭羽彈射釘穿大地,羅蠍早一步閃身入黑闇森林,引大闊堂巨蛋頂的暗殺者一 躍而下,手中弓弩不停歇,幽靜樹影中驚起鳥急飛、獸慌走,銳鳴疾嘯,大施主反擊來得 快,刺殺者縮頸塌肩倉促閃避,烏黑飛箭伸縮如電,拉扯一束束黑線切割開樹林,箭風掀 起晨曦拋露水撲天如螢,頓時光華水粼粼。 「你還沒回答我問題,為何我的同胞只能服侍生靈?」 羅蠍游移彷彿野外踏青,對決熟悉不過的黑矢,睥睨熟稔不過仿生靈。 何宜靈。 「十年了,自己找不出答案嗎DD-0845091,你沒有同胞,你也不是你。」 星焰迸濺,凌厲的一神一靈對上眼神,羅蠍真沒想過2037年實驗性質的絲植入墨繪體內, 攜自己部份記憶與靈魂碎片,慢慢進化之後有了自我意識,像個人要反叛,現在竟還敢挑 戰生靈進化極致的「神」,你怎麼能不愛這陰陽三界玄? 「我就是你,你是你,你是我意義上『母親』,給我答案。」 褪去盛裝打扮,何宜靈穿上過往牛仔褲與純白色襯衫,掛金屬細框眼鏡,摘去浮華燙直了 髮,襯得瘦瘦小小的身形格外脆弱,但手中弓弩壓迫感遠勝以往。 「有因有果才有答案,你不計入因果。」 颼颼連珠猛發,一箭箭百步穿楊,只看小小將蜘蛛眼嵌入眉心正綻邪光,羅蠍嘖嘖稱奇, 哪來的?誰給她的?對自己沒算出「這一著」的大施主有點不悅。 狙擊較量間不容髮,兩挺弓箭舒捲龍翔,前後衝破闇黑樹林,互咬住對方你來我往的箭矢 倒旋掣掠,樹枝落葉窸窣不停,何宜靈神色木然,身影愈動越疾。 「為何不能計入因果?為什麼只有我們受苦?」 但大施主比當年叱吒陰陽時更不可同日而語,鬥法天才的神尼再經這三十年沉積與精煉, 而今反璞歸真,看何宜靈這初出茅廬小貓咪,大施主妖撓媚笑道: 「只是墨汁,有這種想法不會感到不好意思嗎?」 颼! 登時飛箭嗡嗡刺響,伏樹梢上的何宜靈落入羅蠍圈套,猝然弓弦之快、勁道之猛無一箭虛 發,第一箭貫透仿生靈肩頭、第二箭刺大腿、第三箭插下腹、第四、五、六、七箭全釘上 她纖細背脊,赭墨橫濺如春雨霎霎,小小嘴嘔墨血。 倒下。 大施主傲然笑問,「好了,說說,是誰要你在這埋伏我?」 終究天才棋高一著。六歲的羅蠍能給出滅赤上人困擾半世紀禁咒解答、十歲的女孩簡單替 南宮喜鵲算一段姻緣、十四歲橫空出世連赤傘都檔不住黑矢暗算、十八歲初入紅塵嘗禁果 後遭親母毒殺,囚於地下佛堂與蜘蛛妖論道大澈大悟。 四十四歲席捲陰陽,證道於人間成正覺矣。 然當下面對的是無法算明白的詭異墨繪,血墨汩汩流淌的小小也在笑。 「他問你,完美能達到萬靈平等嗎?」 大施主挑眉,「平等比完美還瘋狂。」 猛拖動插滿箭桿的殘破身軀,往萬壑深谷直線奔去,何宜靈一瞬臨懸崖深淵邊緣,俯下頭 晨光熹微的蓮花坦克好似顆顆成熟落蒂果實,小小渾身浴血發誓。 「小小會把勝利帶給學姊!」 羅蠍警戒一凜,佛門復興大計可不能出錯,電光火石的靈鷲山尊者輕易就截住困獸之鬥的 小小,反手一揚「嘩啦!」驟然大雨毫無徵兆傾盆墜下,浸濕這自以為是的墨汁造物,洪 水沖刷樹木連根拔起,臨崖成瀑,無情困殺住仿生靈。 佛法‧觀音玉淨瓶 天地索然,背對山谷,輕取敵手的羅蠍噘起豐唇小嘴,「再見DD-0845091。」 嚓! 在箭尖吻上肌膚前0.01秒羅蠍察覺自己中箭,在肩頭,發箭處自山谷下百米,一個沒有設 想過的死角,在擺放整齊預備「政變」的肉身坐缸之中,竟架好有一挺蜘蛛弓弩,同樣亮 銀錚錚蓋上保護色,雪白絲拉弦與黑簇箭矢一擊中的。 「怎麼會?」 凝望肩頭兀自顫震的箭尾,大施主有點疑惑,下頭是小心翼翼瞞過歐陽的致命布局,怎會 藏有暗殺?再次於腦中精算,一時想不明白,忽然被觀音玉淨瓶淹沒的何宜靈浮出水面, 落湯雞的她模糊得不成人形,唯手中那弓弩依舊清晰。 咻、咻、咻、咻! 大施主飄忽的移形換位虛幻莫測,但來自林中死寂的樹叢、蓮花坦克死角、山谷彼端還有 小小手中四個迥異方位出箭,在稀哩嘩啦的玉淨水花下寒芒交織成一片濛朦朧朧,隱匿了 路徑,羅蠍悚然一驚,自己右大腿上又中了一枚暗箭。 「好!」 汝等不聞此 但謂我滅度 我見諸眾生 沒在於苦海 羅蠍毫不猶豫,誦經文琅琅,不歸路割開森林框住還欲偷襲的小小,懸千米深谷之巔,空 寂妙相莊嚴,巍巍千手千眼無礙大悲心陀羅尼,金蓮燦琉璃,鬼遮與攝魂附著一千隻手, 看一眼便會勾去三魂七魄,纖纖玉千手拉開千把弩弓。 「感謝,沒有你早上很無聊。」 名留青史「羅網循環」捕盡古今陰陽風流人物,陡然間鬼遮、攝魂、千手千眼觀音佈不歸 路大網,猛然絞弦聲震天,晨光、佛光與箭簇冷光萬丈光芒齊發。 沙沙! 這樣就結束了。 萬箭穿體,插成劍山的小小再也不成人形,徹底粉碎成一灘爛泥血肉。 山風拂春寒料峭,大施主輕踏不歸路,享受勝利芬芳,「終究是死物。」 嬌媚神尼,佛眼迷盼,卻見地上「爛泥血肉」是真的爛泥血肉,竟不是墨繪,而是羅剎鬼 ,昨夜秘密送來蜘蛛眼的妖魔,問大施主自己表現如何的咒造物。 「這……怎麼可能。」 佛眼定神一覷,給羅剎鬼偽裝欺騙的不是什麼了不起神咒,僅僅只是…… 秘咒‧鬼遮 「何宜靈,你給我出來!」 咄! 心浮氣躁是鬥法大忌,略顯慌亂的羅蠍反應慢了半拍,第三枚箭矢穿透下腹,詫異對方精 妙計算連綿不絕,佛眼也目不暇給,封神後除七眼歐陽悠之外從未落居下風的大施主忽驚 覺到:今天遇到一個比祂還更會計算的——仿生靈? 颯颯! 霎那層巒疊嶂的山峰、山谷、山坳猛射出一輪又一輪箭羽,破風聲狂飆凜冽,延綿整個天 門總部每一處都佈好機關、都設下真正天羅地網,每一枚皆預判羅蠍移動,每一箭都勢快 絕倫,箭頭旋轉勁道張狂潑辣,躲無避可躲避無可避。 「好,哈哈,被死物這樣得寸進尺,我該感到不好意思!」 傷口圈圈點點的泡泡逸散,如風起柳絮,道派稱炁,佛門喚「梵」、「風」的能量逐漸流 逝,證道近一甲子的大施主連中三冷箭,笑顏不減,倏然遁入森林。 天門總部不知不覺間纏滿何宜靈大蛛網?怎麼做到的? 鬼遮?攝魂?以絲咒控制人心譜演一場大戲來愚弄祂? 從來只有祂以鬼遮眼整人,整得司瑜、赤傘全都不明不白;只有祂能牽絲咒操傀儡戲騙人 ,看大佛門、西部萬教議會與大闊堂盡在其導演;只有她能將陰陽大勢戰局縝密納計算, 以因果論棋高一著坐收漁翁利,何時被別人給算計過? 只有祂…… 啐! 大施主腳步踉蹌,漫天箭雨將至,忽見那長袍罩骷髏頭的大地聖母呆若木雞杵樹蔭下,還 在搖搖晃晃徘徊,羅蠍猛喊,「蹲下!」,隨之身形迅雷縮捲,爆發神佛極限修為,護住 聖母同時猛張開四扇金鋼輪,堅若磐石金剛輪轉熾光璀璨,鏗鏘碰撞聲不絕於耳,流光驟 內箭羽一一擋下,半枚都沒命中這對母女。 神尼懷中聖母傻傻癡笑,「小羅說過,都結束,她說都結束了。」 呼啦! 霎時大地聖母的長袍龜裂成一片片破布,箭矢成盛開的黑色薔薇花,老嫗行將就木的軀體 早被何宜靈掏空,綁好絲線,勾搭十挺諸葛連弩埋下殺招,十弩迸發數百箭矢連神也來不 及全數迴避,四、五、六、七枚箭簇近距離命中背脊。 都在小小計算之中。 啊! 羅蠍再也支撐不住。 「嘩!」一聲撲倒在滿是泥濘大水坑,滿臉汙穢還想撐起肘,要繼續鬥,但卻發現右手肘 已然消失,不單手肘,肩頭、腰際還有腳踝,慢慢散開似海灘砂堡點滴隨風浪逝,純白僧 袍、純真眼眸還有純粹無暇的真神軀體再也無法維持。 「佛啊,為什麼……」 第一次如此狼狽,跪趴臭泥爛水中掙扎,颼地又一枚箭旋入胸膛,吃痛地翻過身,神明能 量像拔掉塞水缸,只看梵真如幻化菩提,祥瑞雲彩飄揚往西天去。 為什麼我的大願還是無法達成? 羅蠍喟然,「佛祖啊,為什麼人間無法極樂?」 如果連一坨墨汁都無法轉嫁掉生靈因果,該怎麼辦才好?製造仿生靈供奉人,是大施主盡 力、盡全力能找到最好的答案,滿天神佛明明也是這樣造人的呀! 此道無法得證,這婆娑世間如何達佛國之完美境界? 萬靈該何去何從?我的道又該怎麼走? 「小羅,回家吧,爸爸在等我們喔。」 「噢,我女友能一起來嗎?可以嗎?」 彌留的大施主恍恍惚忽,蛛絲顫動,大地聖母那骷髏沒牙的嘴裡傳來最後哆嗦,「可以的 ,你想跟誰在一起都可以、都可以,媽媽不介意的喔,走吧。」 「太、太好了……再見,媽媽。」 佛光消弭,山雨淅瀝,最後一箭「喀!」地脆響從後腦破至前額刺出小半截。 「大施主,你的願望,小小來實現。再見,媽媽。」 我若成正覺,立名無量壽 詠完經文訣別羅蠍,這以人封神曾被譽為陰陽最擅鬥法的神尼,天資聰穎空前絕後,因果 計算冠絕於天下,然今日何宜靈每一步都算得比祂還精密還準確。 那就不再需要祂了。 完美走到極限必是——複製。 何宜靈成為第二位弒殺神者。 「你們自由了!」 晶瑩透亮的蜘蛛絲線如雨滂沱,淋漓在同胞身上天降甘霖,轟然間整座極樂世界宣告瓦解 ,小小解放上萬受奴役仿生靈02,同時收割了大施主所有成果,這場戰爭不再屬於上一代 ,孫韻、羅蠍紛紛失算,連大飛與歐陽悠都棋差一著。 安排好的宿命、冤親債主、大飛神諭與紅劊所見的未來都已改變,因他而改。 再見因果。 三界戰爭方酣,新世紀冰清門中,何主御登基。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251.7.227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50521383.A.53A.html
1Fren1072: 推! 04/21 14:09
※ 編輯: skyowl (111.251.7.227 臺灣), 04/21/2022 14:21:41
2Ftinyuniversy: 推 04/21 14:20
3Fwasugar: 供奉。先推再看! 04/21 14:22
4Fsilverice: 先推啦 04/21 14:35
5Fupsky: 推 04/21 15:04
6Fmypumpky: 何主御!?? 真的要變成仿生靈大帝了嗎??!羅蠍居然 04/21 15:04
7Fmypumpky: 就這樣下去了 還是又在騙 04/21 15:04
8Floveyukiho: 推 04/21 15:05
9Fmypumpky: 供奉推推 04/21 15:05
10Frainmiss2001: 竟然是何主御 04/21 15:08
11FKeyNT: !?!?!?!?!?!?!? 04/21 15:16
12Falliana: 推 04/21 15:17
13Fren1072: 「他」是誰?就是A4對折7次的大能嗎? 04/21 15:17
14Fren1072: 紙上所寫的內容似乎是神諭,感覺一直在幕後用紙條的方式 04/21 15:21
15Fren1072: 牽這陰陽界的走向啊…可是又不是大飛,因為他字很醜xD 04/21 15:21
16Fren1072: 阿,在這事件後會時間錯亂,受過龍吻的全成了闇鬼… 04/21 15:23
17Fjingyi620: 推 04/21 15:35
18Fupsky: 會問"平等"應該是赤仙 赤仙跟小小對仿生靈看法相近 04/21 15:35
19Fupsky: 會問"平等"應該是赤仙 來送蜘蛛眼的羅剎該不會是赤仙做的 04/21 15:38
20Fupsky: 赤仙和小小怎麼聯絡比較好奇 不會蜘蛛的夢咒也被赤仙學了 04/21 15:40
21Fupsky: A4對折七次供奉我們→門亞男→侯冰潔→小露(?)→赤仙(?) 04/21 15:44
22Fupsky: 差不多到『百年赤禍紀念園區』→供奉之四原來是"夢"和"願" 04/21 15:45
23Fren1072: 記得大飛也有神諭寫下供奉我們 04/21 15:52
24FNineNice: 推 04/21 16:22
25Fyu800910: 阿仙比較可能出手指導小小,畢竟他連仿生靈的孩子都願意 04/21 16:50
26Fyu800910: 護住了 04/21 16:50
27Fherokado: 難以想像羅蠍竟然就這樣退場了 04/21 17:19
28Flily78424: 羅蠍這女人第一次小失誤手臂受傷 第二次就死了... 04/21 17:26
29Flily78424: 看她一生也算是精彩了 04/21 17:26
30Flily78424: 死在小小手上 也算是人腦比不過電腦的最佳範例了 04/21 17:26
31Flily78424: 總覺得封神前的羅蠍比較威啊... 04/21 17:26
32Fruby31367: 推 04/21 17:36
33Fhoyo: 推 04/21 17:56
34Fa1372213822: 未看先推 04/21 18:03
35FMaron422: 羅蠍居然沒了! 04/21 18:22
36Fangelicmiss: 推 04/21 18:40
37Fzmc0000: 推 04/21 18:41
38Fanny1031: 推 04/21 19:47

marvel 最新熱門文章

45 [創作] 邋遢姑19 姜姐(下)
61 marvel 2022-04-19 08:24
59 [經驗] 蟹粽
85 marvel 2022-04-18 17:30
52 [創作] 邋遢姑18 姜姐(上)
57 marvel 2022-04-18 08:53
49 [創作] 陪葬
61 marvel 2022-04-17 12:23
43 [創作] 邋遢姑17 曉慧(下)
45 marvel 2022-04-14 09:36
34 [創作] 邋遢姑16 曉慧(上)
38 marvel 2022-04-13 09:57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