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都市恐怖現在都這樣? 08

看板 Marvel
作者
時間
留言 6則留言,6人參與討論
推噓 6  ( 6推 0噓 0→ )
今天才知道恐怖谷理論是日本人提出的 但恐怖谷這個專有名詞是德國學者發明 如果覺得連載速度太慢 可以先看與小說有連動的《營長的除靈方法》 這次風格跟過去有點不同,會比較偏向冒險類 應該還是有很多錯別字,請讀者見諒 ----- 第一章-公寓四樓 08 護身符燒成了灰,面對這一切太超現實的狀況,劉紹堯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愣在原處幾 秒才想到要逃,但此刻後面小女孩突然頭扭成超越人體極限的角度,笑容滿面身體搖搖晃 晃的快步跟上劉紹堯。 劉紹堯可以聽到後頭女孩問他為什麼不進來?但又會夾雜著剛剛那男生叫他滾出去,快離 開的叫喊聲,搞得他加快步狂奔,然後手腳不協調的被年久失修的地板就絆倒,撲倒在地 跌了個瘀青。 眼看後面那詭異的小女孩步步逼近,劉紹堯只得在地上狼狽的趕緊往前爬,就在小女孩要 出手的時候,一雙大手就把使勁的把劉紹堯往後拖,劉紹堯轉頭一看熟悉的人臉在他面前 突然有點感動說:「奕綸!我兄弟你剛剛跑哪裡去了。」人就要抱上去,頭卻被孫奕綸給 抵住, 「少噁心了,阿堯我問你,你看得到那東西嗎?」孫奕綸問,指了指眼前那已經不像小女 孩,也不像人類,不知是什麼的物體。劉紹堯快速點頭,孫奕綸這下有底了,說:「看來 應該不是幽靈。」 『恩,這下魚漿那女孩所說的話,大概可以證實。』江進也表示。 「欸,什麼意思?」劉紹堯不懂,但孫奕綸似乎沒有想解釋,他拿起個灰白色裂掉的磚頭 ,看著前面那奇怪的東西漸漸又變成小女孩的樣子,只是拼湊的似乎有點不完美,像是壞 掉的洋娃娃一般,擋在面前,而後方就是下去的樓梯。 「逃走了再說,阿堯等等我數到三你就跑,然後……」孫奕綸小聲地說,劉紹堯聽了點點 頭。兩人慢慢的往前進,就在一步一步快接近那女孩時孫奕綸小聲的數: 一、劉紹堯跟他準備好看見右邊的縫隙。 二、石磚秒準好方向。 三、將腿抬起…… 「跑!」孫奕綸喊到,劉紹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往前衝,然後在小女孩露出那恐怖到不 像人樣的笑臉那身形變出像無數張人臉,發出各種不同邀請他們進來的話語跟微笑的臉孔 時,孫奕綸大力的投出石磚,想砸向女孩,豈料小女孩身子卻歪了邊,眼看失誤孫奕綸先 是驚了一下想說糟了!但這時江進就突然半身鑽出他的身體不知道手一揮把磚頭狠狠砸在 這怪異小女害的臉上。下秒兩人就雙雙越過女孩跟那多張恐怖的怪臉,要往下三樓的樓梯 奔去。 磚頭反彈了?看到剛剛不科學一幕的劉紹堯相當困惑,但現在保命要緊,人還是不停地往 樓梯口跑。快到樓梯口劉紹堯跟孫奕綸兩人以為這下自己安全時,劉紹堯就感覺自己身後 好像被誰踢了一下,整個人騰了個空離地幾公分的滾下樓梯,他雙手護住頭部,倒在樓梯 一半的位子感覺身體多處傳出痛感。 而他沒管這些疼痛直覺的往上看,就看見孫奕綸在四樓樓梯口,人被一種黑色的的東西給 包覆。那女孩的臉在自己身邊,孫奕綸感受到全身想是被好幾雙手抓住一樣,這種感受就 跟剛剛他被拖進那黑暗的房間裡一樣,就連附身在他身上的江進現在也一起無法動彈人在 咒罵。 而當劉紹堯人叫出孫奕綸名字的瞬間,孫奕綸就想被好幾十個人扯住往後拖,像是衛生紙 被抽走的感覺被往後拉,瞬間滾回了四樓他們探索的第一間房間裡頭,在那有床的房間地 板上,力氣之大連附身在他體內的江進都被甩了出去。人與靈體紛紛摔到地上,看見門口 上那個扶住門邊的黑影人臉,似乎不是剛剛小女孩而是那一直叫他們滾出去的的男人。 滾出去!可以進來了嘍!滾出去!可以進來了嘍!滾出去!可以進來了嘍!滾……不斷變 換交錯的兩人,一步步朝他們靠近,然後一人一鬼還可以聽到剛剛拖走他們那另一間深淵 的房間裡一堆鬼魂的吶喊聲,全部都不同的聲音聚集在房間裡,讓夜裡無人公寓更多詭譎 和讓人毛骨悚然。 「經過有經驗的修行人員評估這邊不適合拍攝影片,進行探索,主要原因不是出在有鬼, 而是在這間屋子本身。」透過耳機魚漿說,孫奕綸也看見這房間的資料知道了那符號的來 歷。原來這裡曾經住著一個大家庭,他們原本也是祖宗三代很普通的大家庭,而在家族裡 一些親人相繼離世或離開之後,最後接手這原本廢棄的屋子,加蓋成公寓,並蓋好後這家 庭人就分租給房客,靠收取租金生活,一直到那場火災前都是這樣。 「事情應該沒這麼簡單,那奇怪的符號、這房間怪事跟那大家庭感覺上脫不了關係。」孫 奕綸說,魚漿說:「恩,就像你說的,這家人其實有點奇怪,這裡有找到一個過往比較敏 感的短期住客所說,他們似乎很迷信小女兒畫的符號。」 「小女兒的符號?」孫奕綸聽到魚漿的話,瞬間跟他和劉紹堯在房間裡的事情牽上。那個 到處都有的符號原來是一個小女孩畫的,這時孫奕綸不免想起劉紹堯口述說過他在四樓疑 是有小女孩聲音這件事…… 「聽說那家族的人曾經有人發生重大意外而去世,也有搬出去住的家庭成員後來失蹤,這 類等等的說法。在某次小女孩父親一早出門卻遲遲未歸,她畫了這個符號,說她對此祈求 爸爸回家,沒想到父親發生車禍人卻意外只受到擦傷。之後好幾次女孩的祈求都讓家族成 員像奇蹟式地躲過浩劫,這讓小女孩和家庭成員確信小女孩的能力是為了那他們一家子可 以在一起上天給予的力量。這是出於當時到現場感應靈能力師傅的說法。」 「這似乎有點扯……」孫奕綸喃喃說,但卻聽見江進有不一樣的意見。 『我不這麼認為。』江進說:『生物本來就是在不斷進化,如同人類原本也是智商較低的 猿人,一步步進化成可以狩獵農耕還有創造文字的人。而在這幾億人口裡面出現一個有超 越我們現在科學科技未知力量的人,其實也並非不可能。例如看見鬼、除靈、跟鬼感應這 件事情本身在先進就是難以解釋的存在,不是嗎?』 「……我覺得事情還是科學點好。」孫奕綸嘴上這樣說,但江進卻感受到孫奕綸不知為何 心理倒是認同他的話。 「雖然當時這位師傅沒有多說,但是感應到了以後他卻臉色大變,還特別警告最好別拍這 裡,甚至如果看見這個符號要趕快離開。」 「看來現在已經太遲了。」孫奕綸說,心想:果然那個符號是有問題的。 『那符號沒有問題,唉,我到底要跟你說幾次。』 孫奕綸聽到江進的聲音不免心理回話:你沒聽到前面的師傅怎麼說嗎,如果沒有問題,現 在怎麼會變成這種局面?如果符號沒有問題,那是什麼才有問題? 孫奕綸雖這樣表示,但附在他身上的江進卻可以直接感受到他的內心,直接說:『小朋友 ,你如果不帶腦袋只想方便行事是不行的,這個師父其實已經告訴你答案了。只是他用比 較委婉的方式說明給你們這些沒事找事想見鬼的人。』 什麼意思? 孫奕綸不懂,人繼續向上爬。 「另外在發生火災之後這屋子就重新被拍賣,曾經有個男人試圖買下這座公寓重新裝修, 但聽說後來卻莫名的消失不見,聽說火災過後雖然住客陸續搬走,但還是有人繼續住,但 據說最後很多人受不了那屋主的神經質,最後都陸續搬走。他的家人似乎也沒來處理這棟 房子,就變成荒在這裡成了鬼屋。」魚漿說,不知是不是越靠近四樓的關係,孫奕綸發現 訊號也越來越不穩定。 「原來後續有人買?屋主的神經質是不是受到那火災之前的影響,畢竟他們家族不是那小 女兒會有……超能力?」孫奕綸很彆扭的說出這三個字。 「有沒有超……能……超能力…力力……力我不知道、不知道,但是似乎那、那那屋主主 主主……屋主會……對著……以前的租、租客大、大、大、大、喊,大喊、大喊、大喊… …大喊……喊……」 「魚漿?喂?有聲音嗎?」魚漿的通話音波開始斷斷續續,孫奕綸想調整一下,最後就聽 到魚漿說出那三個字…… 滾出去! 而說完訊號就完全消失了,孫奕綸剛好站在了四樓。 鬧鬼的四樓、被全家依賴的女孩與一場大火意外,跟之後購買這棟公寓同住在四樓屋主詭 異的行為,跟剛剛自己被拖進一個大門裡,門後溫馨的房間裡很多想要把他留下來的鬼, 跟劉紹堯發生的事情……這一切讓孫奕綸有個大膽的推測,而很意外的在他體內的江進有 有一樣的想法。 「我原本以為你是那被燒死小女孩的怨靈,或則是那家人怨恨的集合體。但多虧阿堯的幫 我確認這件事。」看著那不斷變換的女孩與男人的鬼魂,孫奕綸對那東西說:「你不是鬼 ,而是……」 這棟四樓本身。 「雖然不懂為什麼你會攻擊我們,但是我們並沒有惡意。」知道本體並不是鬼或幽靈,孫 奕綸就沒有太多恐懼,想試著說服對方。但話說完這詭異的女孩依舊面不改色朝他出手, 孫奕綸驚的往後退,在差點要跌跤時就聽到一個聲音在他腦中。 『白癡。』江進罵了句,迅速的附身強行移動孫奕綸的身體,讓他翻過去跌到另一邊,人 撞上了床的骨架,雖然有些疼,但孫奕綸見到剛剛的小女孩身體變成有如黏液般將他原先 的位置包覆住,立即吞了口水。 『外表雖然看上去像人,但這鬼東西就是間房間。你能跟它說什麼?』江進說,感覺到孫 奕綸內心想反駁,就繼續表示:『我說過好幾次了小朋友,符號必須要對信它的人才會起 作用,對於你、我或一般人這符號沒有任何意義。但到處在家中留下這些符號乞求一家團 聚,如果是有能力的人她觸發後依戀是很恐怖的一件事。』 孫奕綸聽見江進說的,思考幾秒突然迎刃而解,這一切是環環相扣的事情。 有能力的女孩因為希望父親回來,轉變成不希望家人離開,但家人卻死於這意外大火中, 被火燒死的女孩在最後將能力轉換到了…… 「這四樓房間?」 孫奕綸想起那些房間的擺飾,一開始他跟劉紹堯兩人勘景時,就看到這家人的擺設和器具 裡到處是小女孩畫上的符號。但這棟房子在火災後就轉手給了新的買家,就算原屋主都不 動裝潢好了,碗筷茶杯怎麼還會有前一家人小女孩畫的符號,這明顯不合理。 所以在自己和阿堯進入四樓的那一刻所看見的,說不定就是這棟四樓房間想要她們看到的 ,那一直對著他們叫滾出去的男人和要他們進來房裡的現在的小女孩,其實都是……都是 ……藉由女孩能力留下來轉換到這房間,而房間只是單方面接收小女孩死前的依戀,轉變 成如今將人留在這四樓的樣貌。 「所以那些靈體並不是住客……而是……」 被這四樓房間關進去的幽魂? 『小心!』江進的聲音打斷了思考中的孫奕綸。 孫奕綸閃過小女孩第二次想要包覆住他的行為,跑到這房間的門口想出去,沒想到這時他 卻看見似乎因為記憶錯亂,房子周遭的樣貌不斷轉換,傢俱跟壁紙一下新一下舊。孫奕綸 回頭望,那房間創造出來的小女孩似乎因為不懂為什麼好幾次孫奕綸都拒絕留下來超出它 記憶的負荷,在男人、女孩、還有其他面孔一直不斷交錯重複出現,裡面有老人、年輕女 性也有中年男性。孫奕綸覺得這應該就是那死於大火小女孩的一家人。 這公寓四樓只記得小女孩最後希望團聚的心念,但沒想到這美好的願望,在死後因為房間 本身並沒思考的記憶,而變成了一場災難。前屋主和那些被拘留與此的靈體都能再再證明 ,也難怪魚漿的前團隊請來的修行人士會要他們將這裡的錄影計畫排除。 『你終於想通了嗎?』 聽到江進說,孫奕綸不太高興的說:「你其實從一開始就知道這房間的問題,為什麼不早 阻止我?」 『要怎麼說呢……基本上我認為最可怕的東西一來是鬼、二來是人。所以這裡沒有鬼也沒 有別人,我以為就只是那種邪教組織留下的都市傳說,沒想到竟然會是有歧異能力者的依 戀,而且後面完全超出我的預期。』 江進說完突然從孫奕綸體內冒出來,眼神銳利的看向那已經非人樣由公寓四樓製造出的怪 東西。孫奕綸也從他的貼身腰包裡掏出萬用小刀問:「欸進哥,你不是說自己生前是除靈 師嗎?那這種狀況你是不是可以證明一下自己的能力。」 『齁──小朋友你這是在懷疑我。』江進嘴角上揚說:「只是有點能力小女孩的殘留物, 比這種事情可怕的東西,我見得可多了……」 孫奕綸感覺到自己的包在蠢蠢欲動,這時有東西從裡頭噴了出來,是在來到這棟公寓前江 進要他從香鋪買來的古仔紙。這古仔紙可不是普通的符紙,而是指定要由正廟上的香所燻 製過的,點上硃砂。孫奕綸驚訝的看見符紙飄逸成一圈在江進這鬼道士四周,這讓他不得 不信這個雖然失去記憶卻說著自己是除靈師的大叔。 江進念念有詞,符紙連成一線對準那房子依戀物,一般來說如果是人和鬼一定會閃開,但 是很顯然這東西只是一種無生命的物體,並沒有任何想法而是面對的符咒而來。江進看到 以後手紙比劃,面對吃驚的孫奕綸一臉驕傲,自己可沒有忘記怎麼除去這些穢物的本質, 而現在只要將口中的經文一氣呵成藉由手指尖顯現在符紙上就可以…… 「啊啊!好燙!好燙!痛、痛呼呼……」突然間江進的指頭像是被什麼東西捲起般,一股 又熱又痛的感覺朝指尖襲來,讓他大叫,下頭的孫奕綸一臉囧到,脫口而出一句: What the Fuck! 但沒多時間猶豫,下半秒他就趕緊逃開那朝他們直衝的房間,原本在江進四周的符紙散落 一地。 「靠么!差點被你害死!」孫奕綸怒的說,但也看見江進一臉錯愕的表情喃喃說:『怎、 怎麼會……真的會被自己的符咒除掉?我以為不可能發生這種事。』 原來鬼魂施法,竟然真的會傷到自己。這是江進和孫奕綸第一次知道的事情。 但眼下危機還沒解除,房間現在已經新舊的樣式像碎片一樣凌亂,孫奕綸感覺這房間的依 戀是不把他們納入進去不罷休。看著有點失魂落魄的江進,孫奕綸感覺自己得想辦法打破 這僵局。他開口跟這位除靈鬼大說:「進哥,我有一個想法你要不要聽看看……」 江進聽到孫奕綸說,看向他問:『你有什麼方法?』 「既然你沒辦法直接施法,那麼就算個方式。」 你附在我身上,我來代替你施法。 「…………就這個吧。」因為朋友孫奕綸被奇怪的東西整個人拉走,滾下樓梯的劉紹堯看 了看四周,找到了一根像是斷掉的水管的大小剛好可以用手握住,他甩了幾下,看著上面 四樓,一步步走去。 雖然他可以直接逃走,但這不符合過去小流氓劉紹堯的個性。但他自己知道就是這種幫助 朋友的想法也沒讓他少吃一些苦頭,但這次不一樣,不管孫奕綸這個人是不是真的只是剛 好基於公司同事,還是看他可憐跟他來往,劉紹堯自己是很喜歡他這位朋友。就這樣自己 逃了他過意不去。 雖然他沒有跟鬼幹過架,但總是有方法的不是? 真的拳頭不行,我再來想別的。這是劉紹堯腦袋的想法,畢竟是自己把孫奕綸拖下水的, 這時魚漿來電問劉紹堯人在哪?直播畫面現在什麼都沒有但不懂為什麼人數還是不斷攀升 ,留言區對於他們的遭遇吵成一團,聽說還有直播主報了警。 「孫奕綸剛剛被奇怪的東西拖走了,我現在要去救他。」劉紹堯說。 「救?你們兩個幹麼輪流被抓走!我要打電話報警,不管事後老闆還是上面會說什麼,總 之你先在原地等警察到再行動,知不知道。」 「妳跟條子講那些沒有用啦。」 「喂?喂、喂!」 魚漿沒想到劉紹堯竟然自己切斷跟她的通訊,她生氣地看著電腦螢幕。 事實證明,劉紹堯是對的。第一個打電話過去暱稱阿亞醬的莊亞儀,很快的就被警方表示 什麼鬼把人抓住不要開玩笑的事情拒絕受理,但莊亞儀明顯不死心又打了好幾次,最終警 察才沉默登記地址說會聯絡當地的派出所的員警去當地查看。而後續就沒有下文,看著漆 黑的螢幕,莊亞儀有點擔心,但是目前好像只有她一人看見那直播主被無數雙手抓進去的 畫面,網路上似乎沒有人提起這點。 真的是自己看錯,還是其實……莊亞儀回想一下自己以前發生的一些事情,會不會其實從 以前她就隱約的可以看見……那些東西? 「如果可以見面談談就好了……」莊亞儀說。 如果還見得到的話…… 『小朋友,你認真的?』江進看著孫奕綸,孫奕綸一邊看著那眼前詭異房間延伸出來角色 的異相,將小刀放在胸前說:「難道你有更好的辦法嗎?」 的確,眼前如果自己在用通樣的方式,不要說解決這房間裡所留有的怨念汙穢了,自己都 可以被自己的除靈方法給除掉,但是。江進看眼前這個沒有半點能力的孫奕綸被他附身後 ,是否仍有一樣的除靈效果?這點江進不得而知。 只好死馬當活馬醫了! 江進再次進到孫奕綸的體內,在附身的當下孫奕綸沒有任何感覺,但是當兩人靈魂在體內 交疊一塊,他就感覺自己身體裡有另一邊屬於著江進。讓我看看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孫奕綸和江進兩人的眼睛靈魂之窗再次融合一起,孫奕綸的眼睛虹膜內再次變成雙瞳,果 然看到了那被外面詭異的意念所包裹的東西的中心點,是有著這家族女孩符號的一半臉被 燒毀塑膠洋娃娃。 沒想到是這東西……孫奕綸剛看準東西時,江進喊聲要他注意上頭,沒想上頭有一些老舊 的天花板碎塊崩落下來,兩人同時一閃沒想到想法不一致,產生頭疼,人雖閃過卻跌坐在 地上,孫奕綸感覺自己鼻子有什麼東西流出來,抹一抹一看是鼻血,看到如果兩人同步以 後雖然有些威力會加強,但如果靈魂分歧的話,就會對他的身體有很嚴重的負擔。 這樣如果要發動剛剛向江進那種除靈的法術的話,自己的靈魂如果跟他不一致身體會怎樣 。孫奕綸想到這喃喃說:「這可不妙啊……」 『所以我跟你說過了,你認真的嗎。』 腦裡傳來江進的話,孫奕綸扳了扳手順暢一下筋骨,對他說:「我一直都很認真,但是你 得教我怎麼做,進哥。不然我如果死了,可沒有人可以帶你出去這鬼地方。不好意思啊, 你只能……信任我真的學得會。」 『那你聽仔細聽好,首先……』 孫奕綸聽著江進的聲音,但前方的穢物的殘骸並不沒有給他喘息的機會,他得躲開,但是 即便孫奕綸可以閃躲,但是他知道自己遲早會被逼上死角,就在孫奕綸被從這原先的房間 逼走,一路往後退到原先大門口,卻無法從裡頭出去,只能說現在這空間大門已經四分五 裂,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的,所有關於這四樓房間的記憶全碎片化在這裡。 『這樣你知道了嗎?小朋友。』江進說完,卻只聽到孫奕綸一句:「大概吧?」 沒等江進回覆,他就掏出一張符紙,用那雙瞳的眼看著那怪物說:「那我們上吧!」 -待續- -- 個人Blog:https://kevinmoleaf.weebly.com/ 小說連載頁: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member/26930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241.169.11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69137983.A.9A7.html ※ 編輯: KevinMoleaf (111.241.169.114 臺灣), 11/23/2022 01:27:49
1FIBERIC: 推 11/23 07:05
2Fteresawei: 精彩! 11/23 09:26
3FTomatoTom: 推 11/23 14:06
4FAlphastrike: 推 11/23 15:30
5Frahananana: 推 11/23 15:53
6Fflora1591: 推 11/23 16:18

marvel 最新熱門文章

39 [創作] 跨年煙火秀
49 marvel 2023-01-07 10:24
70 [創作] 數字圖畫
71 marvel 2023-01-04 01:59
59 [創作] 時間快到囉!
66 marvel 2023-01-04 00:02
21 [經驗] 廁所裡的神
23 marvel 2023-01-01 22:39
49 [翻譯] 日本怪談:走狗
62 marvel 2023-01-01 21:13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