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妖怪家族

看板 Marvel
作者
時間
留言 50則留言,43人參與討論
推噓 43  ( 43推 0噓 7→ )
一、化鼠家族 我有一位很奇怪的同事。 其實要說「怪」好像也還好。那位同事在工作上總是表現優異,他古靈精怪的頭腦中 總是能蹦出好點子,而且行動力十足,一想到了也不耽擱就馬上嘗試,要試出一個結果才 肯休息——有時候我們甚至會私下稱那位同事為「工作狂」。 然而這還不是那位同事真正讓我們覺得有點奇怪的地方。 讓我們有點小小在意的,是那位同事喜歡「紙箱」的這件事。 ※ ※ ※ 其實也不只是紙箱,換個材質變成塑膠橡膠筒之類的也可以,最重要的是體積一定要 夠大,要足以讓一個人躺進去。 我們不止一次在倉庫中理貨時聽見那位同事說著「好想進去箱子裡喔」。他的眼睛一 直盯著搬出貨品後內部變得空空如也的箱子。如果有人問他原因的話,他則是會笑笑的說 著:「你不覺得進到箱子裡很有安全感嗎?」 「尤其是那種能夠完全密封,關起來四周會暗到什麼都看不見的箱子……我最喜歡了 ,也一直希望某一天能夠進去待上一整天都不要出來。」 ……雖然感覺很奇怪,不過那不是一個很簡單就能夠實現的願望嗎?就像現在,面前 已經有一大堆箱子了,隨便挑一個喜歡的進去就可以了啊。 那位同事很惋惜地搖著頭,據他解釋,是從小就被父母教導了「不要隨便在其他人面 前這麼做」的樣子。 ※ ※ ※ 我那位同事曾經向我稍微提到過他家裡的狀況。 也不知道是不是什麼家族遺傳詛咒精神疾病還是純屬巧合,據他所言——他們家族中 有不少人都有著類似的「怪癖」。 像是他父母偏好的似乎都是補鼠裝置,像是補鼠籠或補鼠盒之類的小空間。 雖然人進不去,不過倒是常常幻想著「如果能夠進到那個盒子(籠子)裡的話一定很棒 」;雖然不知道那樣的「怪癖」來由為何,不過他們兩個卻也因此,在第一次和對方相親 時就一拍即合,往後的日子也充滿了閃光和粉紅色泡泡的甜蜜氛圍。 只不過那位同事也提到說,正因為他父母一直有著那樣的幻想,在他家裡是完全找不 到任何一個捕鼠籠或補鼠盒的。 「在我的家族裡好像真的發生過某人因為『太想進去』結果反而弄死自己的例子…… 」 那位同事舉出的例子是他的一位遠房叔叔。 讓那位叔叔情有獨鍾的是——工業上使用的發酵槽儲桶,他也是為此特地找了份釀造 廠的工作。最初還相安無事,但某一天那位叔叔看著清洗得乾乾淨淨的桶底,忽然出現了 奇怪的念頭:「我就進去一下,應該不會有人發現吧?」 只要一下下就好、只要一下下就好——於是那位叔叔爬進了儲桶中,還順手把蓋子蓋 上了。從那之後在變得完全黑暗的儲桶中發生了什麼事,也只有那位叔叔本人才知道了。 ……總而言之,後來當那位叔叔的同事過了一個週末後打開儲桶的蓋子時,看見的已 經是一具冰冷的遺體了。職災事故給出的調查結果是「失足滑落」,但是同事說他們家族 的人全都知道,叔叔是自己自願進去的,說不定在蓋上蓋子的那一刻,臉上還帶著大大的 笑容。 除此之外,喜歡鑽進大型塑膠袋結果被袋子弄得窒息而死的、總是找藉口進入化學槽 內部最後卻因為忘了配戴防護器具而一命嗚呼的、看到牆角有個洞一直想鑽進去卻卡死在 牆中的……各式各樣的死法,五花八門、應有盡有。 只要是符合「有洞能鑽」而且有著「讓人安心的黑暗」就處處都有可能是命案現場! 明明是個這麼會「害死自己」的家族,能夠存在到現在也還真是個奇蹟……而據那位 同事所說,那似乎是因為他們家族裡每一代都會有很多孩子的緣故。簡單來說就是……像 翻車魚那樣吧,雖然總是會有一些孩子不小心的就因為一些愚蠢的舉動把自己弄死了,但 是只要基數夠大的話,就一定會有人能夠活下來把家族延續下去。 ——想到這裡,或許比起「翻車魚」,我更應該用「老鼠」來形容那位同事的家族? 畢竟「喜歡鑽洞」「在黑暗的環境會感到安心」「多子多孫」這些,都是老鼠的特性 嘛。 ※ ※ ※ 不過,說來說去,最讓我感到印象深刻的卻不是那些用愚蠢的舉動把自己弄死的故事 ,而是——那位同事的一位表姐的故事。 那位表姐喜歡的是類似茶葉罐大小的紙桶。 她也每天都幻想著「如果能被裝進去那該有多好」,但是紙桶的體積真的太小了,再 怎麼說都不可能把一個人完整的裝進去。 於是那位表姐想到了「分屍」這種方法——只要讓自己變成一塊一塊的,不就能進得 去了嗎?只是,該由誰來為自己操作呢? 家人的話肯定不會答應,普通人的話應該在自己提出要求之後就會被嚇暈過去,思索 良久後……那位表姐把主意打到了出沒在各地的殺人魔身上。 然後從此以後,那位表姐就過著在各地旅行,守株待兔等待殺人魔現身的日子了。據 說那位表姐直到今天都還在找著那位可以把自己裝進紙桶裡的殺人魔——會持續這麼久的 原因並不是殺人魔們都不太現身,而是因為那位表姐的一個奇怪的小小堅持: 「要我被一個比我弱的人分屍真的很奇怪耶,至少也要可以打得過我啊!」 又據說,那位表姐……好像有著跆拳道黑帶的實力。這麼說來似乎就能解釋最近為什 麼會出現那麼多殺人魔離奇被人打暈綑綁然後丟在警局前的新聞了。 「所以啊,如果哪一天在電視上看到我表姐被殺又被分屍裝進紙桶之類的消息的話, 不用覺得難過,反而要為她高興啊……因為那代表我表姐終於實現她的願望了。」 輕描淡寫的語氣配合上明明有哪裡很不對勁的一句話,在和同事聊了那麼一大堆後— — 我卻開始覺得這個結論十分合理了。 二、雪女家族 我記得以前好像有一個很有名的,叫做「如果我有一座新冰箱」的作文題目? 如果我有一座新冰箱的話……那還用得著說嗎?連思考的時間都不需要吧?我是不知 道其他人怎麼想的,但是既然都叫「冰箱」了,那當然是要塞滿滿的「冰」啊! 所以那些什麼提議要冰屍體冰細菌病毒生化武器什麼不正常東西的都給我閃一邊去, 冰箱的位置是要留給我的冰淇淋冰棒雪糕還有……滿滿的要用來製作刨冰的大冰塊的。 說起來有人可能會覺得我和上面提到的那些什麼冰屍體的例子一樣奇怪吧?不過我還 是要說——正常情況下,塞滿了整個冰箱的冰品,我大概一天之內就能夠把它清空喔。從 小時候有記憶的時候開始我就是這樣的,一天沒吃到夠大量的冰就會混身不舒服,這或許 就是所謂的……「嗜冰如命」吧? 只要一天不吃冰就感覺不對勁的這種體質,我是在年紀稍長之後才發現,其實準確說 起來只是不藉由吃冰讓體溫下降到一個極點就不行,享受冰品的美味對我來說似乎只是達 成這一點同時帶來的附加價值而已。 但還是可以簡單的濃縮成一個小結:我就是喜歡那種冰冰涼涼的感覺,雖然吹冷氣之 類的也能達成條件,如果是用「吃」的那就太棒了!吃冰真的乃人生一大享受! ※ ※ ※ 「現在的冰品便宜多了,種類也多樣化多了,想當年在我們的那個年代,可是連吃冰 都是一件很奢侈的事」——來自我的一位不知道活了多少歲的曾曾曾……曾曾祖母。 嗜冰如命的我就連冬天下大雪的日子也都還是冰不絕手。但在我們這個家族中卻沒有 任何人覺得這是不正常的。 反倒是——你是否曾經在冬天逛超市時,站在冷凍庫望著裡面堆得滿滿的冰品,想著 到底是誰在這種冷得要命的天氣還硬是要吃冰?那個吃冰的人一定是瘋子吧? 對,我們家族中的人……在外人看來的確都是一群「瘋子」! 你冬天時在冷凍庫前看到的冰品山,大概有一半以上是進了我們家族的人的肚子中的 。但還有比這個說起來還要更「瘋」的。前面的例子頂多只能算是小小的怪癖而已,接下 來我要說的才是真正的……「瘋子」! 聽說過去曾經有一位出生在那個冰品不好取得的時代的祖先,甚至還為了可以不用克 制的吃冰,而抱著一台刨冰機一個人跑到了一座雪山上,而且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從雪山上 下來。唯一可以證明那位祖先存在、甚至還活著的證據,只有每年都還會從雪山上由雪兔 子或雪狐狸送下來的那些信件。 那位祖先好像在雪山上住了一段時間後,還得到了什麼「雪山女神」之類的稱號—— 也算是在我們家族中最為人盡皆知的一位傳奇瘋狂祖先。 和那位祖先相比,其他人……也頂多是為了吃冰找了冷凍貨櫃或冰品店的工作,好像 還有人開了專門供應乾冰和液態氮的化學公司的。 根據我打聽到的最新消息,在冷凍貨櫃工作的那位姐姐似乎是在存夠錢後就直接把那 節冷凍貨櫃連同製冷設備一起霸氣地買了下來,明明看起來不過是還不到三十歲的年紀, 現在就已經整天待在裡面過著愜意的提前退休生活了。 好像另外也有好幾位長輩也是像這樣,辛苦的工作存錢到了後來,是為了購買超大工 業用冷凍庫的。 ※ ※ ※ 關於我們家族的這種怪癖,我在察覺到「吃冰一開始只是為了降低體溫」的這一點時 ,趁著回老家的機會就問過我母親了。 但是我母親也不太了解詳情的樣子。只說似乎是從我們更久更久以前的某位祖先開始 ,身上好像就帶著雪女還是雪童子的血緣了——也是那種血緣影響了我們。 雖然只打聽到了那樣的事,但是我可以說是瞬間想通了什麼: 也難怪我們家族中幾乎每個人,愛吃冰到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把自己綁在冰箱旁 。 也難怪我們家族中的人沒有遇上什麼意外的話,多半都很「長壽」——就像「妖怪」 一樣。 ※ ※ ※ 所以,在說了這麼多之後,我決定了。 我不只要一座新冰箱。 我要的是一座有超大冷凍空間,還有獨立電源可以不受停電影響的工業用冷凍庫。既 然有了目標,那就從現在開始存錢吧。 說起來我前幾天剛好已經成為了某家冰淇淋公司的試吃員。除了可以盡情享用冰品之 外,我也很享受那種在四下無人的時候忙裡偷閒把自己關進冷凍庫的感覺。 然後我總是會夢想著,如果未來的某一天,我真的擁有一座自己的工業用冷凍庫的話 —— 我絕對會開著附有冷凍功能的卡車,載回一堆冰品來把它塞好塞滿,接著就可以開始 我美好的提前退休生活…… 三、筆君 「筆君」其實是我們辦公室裡的一位男同事的綽號。 一開始也不知道是誰開始叫起的——其實筆君在很久以前還有個正式的名字,整個人 看起來又是那種一絲不茍的嚴肅白領上班族的樣子,更是個工作起來就什麼都不管不顧的 工作狂,連聊天都聊不太起來了。當時沒有任何人想到,幾個月過去我們會開始稱呼那位 男同事為「筆君」,甚至在交接的文件上看見那位男同事的本名時還會愣一下,想著:「 對了,原來筆君叫這個名字呀。」 如今想想,一切的開端或許要追溯到——我們在某天來到公司時,竟然看見那位男同 事的桌上多出了一個筆筒,裡面還插著一隻筆。 本來「筆筒」和「筆」在辦公室裡就不是什麼稀有物品,我們也不應該為此大驚小怪 的。但是,正因為那是個少女心風格的小花盆筆筒,筆筒內插著的那唯一一隻筆又做成了 頂端帶著粉紅色小花的造型……和那位男同事給人的印象有了極大的反差,才不免讓人多 想了一點。 當時在我們這些同事在閒聊間還猜測過:那位男同事該不會是交了什麼女朋友的吧? 筆和筆筒都是女朋友送給他的禮物,因此即使不符合個人風格還是帶來了辦公室。又或者 只是家人買多了,不想浪費就拿來使用。 就在我們吱吱喳喳連個確定的結論都還沒討論出的幾天裡,筆筒裡的筆也以不可思議 的速度一天天多了起來,而且都是些有著可愛圖樣粉粉嫩嫩的原子筆,這要說是家人買多 了也說不太過去。所以當初我們都改為一致認定——那應該是女朋友送給他的禮物,而且 看這個送禮的頻率,兩人有很大的機率還在熱戀期。 很快的桌上的筆筒就被各式各樣的筆塞滿了,但是筆增加的速度卻絲毫沒有慢下來。 曾經有個同事在和那位男同事借東西時,不小心瞄到那張辦公桌抽屜裡的樣子——全 部塞滿了原子筆,而且和桌上的筆筒一樣,都是有著不同特色造型的少女心文具。 「筆君」——這個綽號也是在那之後第一次出現的。 本來只是我們這些同事私下對那位男同事的稱呼,直到某天有人在那位男同事面前說 溜了嘴……對方只在最初聽到時愣了愣,卻沒什麼不高興的反應,反而是滿意地點點頭似 乎很喜歡這個稱呼,久而久之那位男同事就在公司裡變成「筆君」了。 因為看筆君不太在意的樣子,說溜嘴的那位同事後來還有點得寸進尺了,但他詢問筆 君的那些問題也的確是我們這些同事一直猜測也一直好奇著的:「筆君筆君,這些筆都是 你女朋友(送的嗎)——」 「嗯。」 當時的筆君沒等那位同事問完問題就給出的這個答案,著實讓我們誤會了「實情」好 一陣子。 ※ ※ ※ 直到某天我在超市附近的連鎖文具店裡遇到了筆君。 那天的筆君本來似乎沒注意到我的樣子,而是站在放滿各種筆的文具架前,擺著一張 辦公時認真嚴肅的表情,手上卻——不斷往購物籃中放著東西。我悄悄靠近一看才發現, 筆君手上的購物籃裡,竟然滿滿的都是這幾天新發售的新款少女心造型原子筆。 老實說看到那些筆的第一時間,我還滿錯愕的……畢竟我和其他同事一直都以為筆君 的那些不符合形象的筆是女朋友送給他的禮物。但現在看起來卻很有可能都是筆君自己買 來的。 不過我又馬上釋懷了——或許筆君只是羞於告訴別人自己有這樣的興趣愛好吧?一個 大男孩竟然喜歡用這種大部分人觀念中小女生才會使用的文具,說不定就學時候還曾經因 此遭受嘲笑,所以才只能說謊……偽裝成女朋友送給自己的禮物。 為了顧及筆君的自尊心,我本來也想悄悄離開的,但卻沒想到我一動,筆君就注意到 我了。 當時的筆君似乎已經完成了筆的選購,手上提著購物籃,面無表情地轉過身來,一動 也不動地、目光直勾勾地正對著我。 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筆君什麼都沒有說,我卻忽然有股危機感——像是接下來如果 我冒出什麼不恰當的言論,沒做出正確的反應的話,明天我似乎就會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會被筆君……以各種人類無法想像的可怕方式處理掉! 在那種微妙的危機感中,我最後做出的反應是……嚥了嚥口水之後,直接對筆君說了 :「我知道有一家文具店,裡面會賣一些像這種連鎖文具店裡不會有的造型筆,你要我帶 你去看看嗎?」 話音剛落,我頓時發現那股危機感消失了。也不過眨了幾下眼睛,筆君就已經結好帳 推著我往門口走去,一副就是急著想去那間文具店看看的樣子。 我後來也真的帶著筆君造訪了那間……藏身在某條小巷弄裡的小小文具店。 先前第一次找到那裡時我也很驚訝,因為店內的文具款式……從鉛筆、原子筆、美工 刀、膠水罐到筆記本,全都是我在其他地方沒有看過的。出於好奇問了櫃檯後瞇著狐狸眼 打著呵欠的工讀生時,得到了「因為我們這裡的進貨來源比較特別」這樣的答覆。 我不知道筆君在此之前有沒有來過這間店,總而言之結果是……筆君在踏入那間文具 店後就興奮地直奔放滿各種原子筆的文具架前,開始專心致志地挑選起來。那時的他臉上 的表情——要說是正進行著什麼影響終生的大事也不為過。 因為看起來筆君還要挑上一段時間,我曾經考慮過要不要趁著這個被「放過」的空檔 趕緊溜走。但又怕就這麼逃跑的話隔天到公司時會被算帳,糾結了片刻,還是決定暫時留 下來。 也還好我做出了那個決定,不然就會錯過那位狐狸眼工讀生和筆君……在結帳時的那 段閒聊了。 「您在今年買了這些筆,接著,只要好好保存和陪伴,再等個九十九年就好了吧?」 「嗯,我想要身份和我差不多,但是最好能長得可愛一點,最好連個性都很可愛的伴 侶。」 說著那句話時的筆君,臉上難得露出了有些害羞卻又期待的,在此之前我從來沒有見 過的笑容——於此同時,從那些話中我也終於得知了筆君的真實身份,以及「祂」購買這 些筆的理由。 ※ ※ ※ 據說器物過了九十九年就會變成妖怪「付喪神」。 然而,已經弄懂筆君真實身份以及購筆理由的我,直到現在心裡仍舊帶著一點小小的 疑惑。也時不時會在辦公室裡偷偷望著筆君工作到忘我的身影和那一桌的原子筆,糾結著 : ……筆君這到底算不算在執行光源式計畫啊? ……還有,如果這麼多原子筆都在九十九年後成功變成「付喪神」,到時候的筆君, 到底會不會面臨修羅場啊? 四、遺書翻譯 各位知道「覺」這種妖怪嗎? 雖然沒有看過實體,但那據說是一種有著讀心之術,能夠讀出人心中想要採取的下一 個動作並模仿,讓人很不安的妖怪;雖然到現在已經很少被人看見了,但我還是一直相信 著,在這個世間的某處,一定真的存在著那樣的妖怪。 證據就是,我的家族據說身上都流著「覺」的血緣……聽說還要追蹤到我的曾曾曾曾 曾曾祖母一代,那位祖先大人喜歡上了偽裝成人類男子的妖怪「覺」,在心聲被聽見之後 ,更是與覺得這件事實在「太有趣」的覺談了一場美美的戀愛。 後來啊……那個覺的身份好像被某人揭穿了,那位祖先大人卻至始至終都懷著「無論 你真正的身份是什麼,無論你原先的長相是什麼樣子,我還是會一直愛慕著你」的心意。 正是那份心意讓原先只打算「玩玩」而已的覺感動到不知該如何是好,然後作為對那份感 情的回應,覺最後和那位祖先大人共組了幸福美滿的家庭。 「覺」的血緣……以及「能力」也是從那個時候起在我們家族裡一代一代流傳了下來 。隨著時間過去,家族中後來誕生的孩子甚至還衍生出了不只是對人……就連對著某人錄 下的聲音、拍下的影片、寫下的文字還有畫下的圖畫,一切能夠表達情感的東西的「讀心 」能力。 我就是有著那種衍生能力……透過「文字」讀出「真心話」能力的其中一個孩子。 也是因為有著那個能力,我很早就跟著家族中的其他大人們參與了「翻譯遺書」的工 作。 ※ ※ ※ 在這個社會中,這份工作的需求度其實還滿高的,一年中最忙的工作時間則是在九月 一日開學之前。 不過不要誤會了,我們家族中並不是每個人都在從事著這麼陰暗的工作,也是有些人 做的是和一般人沒兩樣的工作,讀心的能力也只是拿來打點好工作上的人際關係而已,甚 至我還有位表姐自己考取了心理治療師的執照,在我們的家鄉開了一間小小的診所,每天 都用自己的能力來幫助向自己求助的人們。 而我的工作——姑且就叫做「遺書翻譯師」吧,主要的內容就是顧名思義的,藉由遺 書上的文字來讀出寫下遺書的人當時的想法。 捧著遺書來的,有時是與寫下遺書的人交好的同事、同學、老師,但更多的是那些無 法接受自己的孩子沒說一聲就選擇「走了」的父母,明明早上還看似好好的揹起書包出了 門,卻沒想到連學校都沒去了,也永遠都不會再回家了。 想要知道自己的孩子在決定「跳下去」時是什麼樣的心情,想要知道自己的孩子到底 是遇上了什麼樣的事有了什麼樣的想法才選擇了這樣的解決方式。 至今為止我已經翻譯過無數封的遺書,但是那些孩子的父母在得知遺書中的「真心話 」泣不成聲軟倒在地的樣子,我果然無論看過多少次都沒辦法習慣。 ※ ※ ※ 一直像這樣做著重複的工作,也不能說到目前為止沒有感覺到厭煩過,只不過那股厭 煩感卻總是能很快的消失。 那除了是因為我知道自己做著的是多「重要」的工作,另外還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為 ……我所翻譯的第一封遺書。 那封遺書是由某位在電車進站時跳下月台的女學生撰寫的,寥寥的幾段話寫在了被從 作業本上撕下的方格紙上。乍看之下那位女學生寫下那段文字時的確實已經能夠說是進入 異常的心理狀態了,可是,一句一句翻譯過後卻成為了那樣的內容—— 我最討厭妳了 (我最喜歡妳了) 我要詛咒妳 (我要祝福妳) 無論用什麼方法都好 (無論遇上了多難受多絕望的事) 趕快去死一死吧 (能夠笑著幸福的活下去) 為什麼還硬是要堅持下去呢 (謝謝妳到現在還是這麼努力) 那是遺書……但從「真心話」看來,那同樣也是寫給陪著自己走到最後的「自己」的 一封祝福信和道謝信。 內心明明還存在著像那樣的「真心話」,還沒能完全陷入絕望—— 所以並不是想死,並不是不想要活下去,而只是找不到繼續活下去的理由,沒能達成 讓自己活下去的條件而已——我至少要把這一點好好的翻譯出來,傳達到才行。 直到今天為止,在翻譯新的遺書之前,我都會重覆一次這段話,確認自己的確將這件 事牢牢記在心裡後,才開始工作。 ———————————— 我最喜歡妖怪了:)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3.141.230.247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69520625.A.B2D.html
1Falliana: 好有趣啊 11/27 13:23
2Fhowever1109: 推 11/27 13:27
3Fltytw: 第1篇不是貓嘛? 11/27 13:40
這麼說起來貓也很喜歡紙箱XD
4FIBERIC: 推 11/27 13:53
5Fyu800910: 推 11/27 14:04
6Fkuanlulu: 好有趣的一堆妖怪家族 都跟人類混血了~ 11/27 15:29
7Farnus: 一口氣光源氏這麼多位感覺很不妙啊wwwww 11/27 17:01
8Fxiaoyaogi: 午睡前拜讀這篇,醒來LINE對話廣告 11/27 17:38
9Fxiaoyaogi: 出現這篇貼圖推薦(抖) 11/27 17:38
10Fxiaoyaogi: https://i.imgur.com/ENIKw9Y.jpg 11/27 17:39
11Fxiaoyaogi: (為避免葉的嫌疑,切掉創作者資訊) 11/27 17:39
可能你也有那個家族的血緣吧:)
12FMichellemirs: 有點不懂筆君真身是什麼但都好好看哦推推 11/27 18:32
也是付喪神喔:)
13Frnmrn: 欸 好看欸 四篇都好看 11/27 19:09
14Frnmrn: 筆君這樣不太好吧 很渣XDDDD 11/27 19:10
15Fassk1231: 第一篇是貓+1 11/27 19:24
16FEternalrecat: 好愛這種風格的怪談 11/27 22:15
17FEternalrecat: 雪女篇,冷凍貨櫃的姐姐那段「存夠前後」是否是錯 11/27 22:16
18FEternalrecat: 字呢? 11/27 22:16
感謝抓蟲
19FHenryyekaleo: 推 11/27 22:35
20Fm0a8y: 推,超好看的啦 11/27 23:53
21Flittleyuu: 筆君最後真的笑出來,同時進行這麼多光源氏計畫不太好 11/27 23:57
22Flittleyuu: 啦... 11/27 23:57
※ 編輯: apple5796 (223.141.230.247 臺灣), 11/28/2022 07:18:52
23Fshnshn: 推推 11/28 09:58
24Fseisai: 推 11/28 10:48
25Fqoolinda2001: 推,好有趣呀 11/28 12:31
26FEphraim: 所以筆君的真身也是筆嗎? 11/28 12:47
27FAlphastrike: 推,躺紙箱好像很有趣(? 11/28 15:33
28FBoTuoka: 推 11/28 16:19
29Fbyebyecell: 好看推 11/28 20:24
30FRiver35858: 推,故事好有趣喔! 11/28 23:46
31Fdolphin15: 好好看啊!!! 好喜歡您的作品。 11/29 10:40
32Fmiriam0925: 推推 11/29 18:54
33Fiownthelight: 紙箱那個是貓吧 11/29 21:48
34Fesophagea198: 推 11/29 23:07
35Fja10132: 推~好有趣,筆君好可愛 11/30 00:02
36Fbowbow1208: 筆君跟遺書好讚 11/30 02:53
37Fzj4zj40921: 推 11/30 13:25
38FLegolasgreen: 推 11/30 14:16
39FLEOPARDO: 推 12/01 10:34
40Falice0514: 第一篇覺得是貓XD然後筆君太誇張囉~ 12/01 17:24
41Fyang1265: 那個 雖然這篇也很好看 但四迷山的後續呢(敲碗) 12/02 00:27
42FJSRDEfm: 超級好看的!!四篇都好有趣 12/02 12:39
43FJaneko: 推 12/03 01:36
44FVeronica0802: 非常有趣 12/03 16:44
45Fironhihihi: 超有趣的!感謝創作!很喜歡跟妖怪有關的故事 12/04 13:32
46Fcn5417: 推 12/06 03:32
47Fepha1028: 很有趣~ 12/06 08:48
48FSamus: 幽默~ 12/06 23:01
49FLK123456: 推 12/09 11:19
50Ficyqq: 推 12/10 10:56

marvel 最新熱門文章

16 [創作] 紅豆餅
19 marvel 2023-01-14 20:10
22 [創作] 火葬村奇譚
29 marvel 2023-01-11 22:13
26 [創作] 那盞燈沒有問題
27 marvel 2023-01-11 19:42
21 [創作] 極短篇:海難1+3
22 marvel 2023-01-11 19:17
54 [創作] 第四名室友
59 marvel 2023-01-11 00:03
15 [經驗] 考統測住的旅館
20 marvel 2023-01-10 12:47

最新文章